建新集团破产重整遭质疑 律师称或存暗箱操作

2017-11-12 01:33

  作为建新矿业(行情000688,诊股)的大股东,建新集团因财务危机而身陷破产重整中难以自拔。而据建新集团多名债权人向《证券日报》记者独家爆料称:“建新集团的破产重整有多处涉嫌违法行为。”

  债权人向《证券日报》记者泄露:“本案破产治理人甘肃言中律师事务所不能依法履职,强行推进债务人建新集团提出的不合理重整打算(草案),债务人、重整方、管理人、甚至评估机构之间存在恶意串通、暗箱操作的迹象,陇南中院对存在的问题不予回应,不能公平审理本案,无奈让债权人信任评估成果、重整谋划的公正性与正当性。”

  对此,建新集团实际把持人刘建民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集团破产重整并无遵法举动,完全是按照法律程序进行的。”

  建新集团陷财务危机

  回忆建新集团破产重整的起因可知,A股上市公司建新矿业2016年12月7日,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对于对建新矿业的关注函》,就公司控股股东建新集团及实际把持人刘建民公开承诺内蒙古中西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西矿业”)、徽县鸿远矿业有限义务公司(以下简称“鸿远矿业”)相干资产应在2016年12月31日前注入上市公司的事项表示关注。

  对此,建新矿业回复称,建新集团为深圳冠欣投资公司、深圳冠欣矿业集团供应大额担保兑现了担保责任,导致建新集团债务压力骤然增加,引发债务违约,相关银行采取系列措施,使建新集团陷入财务危机,进而导致集团生产经营(包括拟注入上市公司的标的企业)陷入结束状态,其股权及资产纷纷处于抵质押及解冻状况。

  为彻底解决债务危机,建新集团收到陇南市中级法院于2016年12月2日出具的受理破产重整的《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建新集团重整申请。建新集团将通过实行破产重整,化解债务危机。

  资料显示,建新集团为甘肃富豪刘建民、王爱琴夫妇100%持股。陇南市中级国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定书》显示,建新集团是国内矿业行业的一家大型民营企业,如过错其破产重整,将引起集团资产被司法机关拆解处置,使其资产严格贬值,终极导致企业破产,不利于维护众多债权人的好处。

  重整方案涉嫌守法

  固然建新集团的破产重整从2016年12月份开端,通胀遥不可及 日本央行保持货币政策不变,但公司的破产重整却在处理债权人债务时受到了联合抵制。

  “普通债权人的清偿率只有8%,这样一来,债权人能获得的清偿资金就太少了,个别来说,普通债权人的清偿率应当在20%多。”有债权人如是说。

  值得留心的是,债务人反对重整计划的原因不仅是因为清偿率太低的起因,有债权人表示,草案中其余债权人的合法债权还不同水平川被以各种“公平”原因调减。

  另有债权人质疑称:“债务人提出的重整方案(草案)是以其股东刘建民个人的利益考量为出发点炮制的方案,股东刘建民岂但在草案中为自身保存了对建新集团30%的股权,还在偿债平台中安排建新集团的过半席位以保障掌握权不旁落,重整规划更是安排由原经营主体负责实行,甚至在草案中还部署了7.5亿元建设资金供其操纵运用。更为甚者,一旦通过该草案,将导致刘建民、王爱琴夫妻的所有连带责任全体罢黜,这对债权人利益是极大的损害。”

  有行业律师向《证券日报》记者分析:“这样的重整盘算(草案)是典型的逃废债方案。作为背负130多亿高额债务的建新集团的股东,刘建民、王爱琴夫妇应该为自己的经营不善,对债权人承担所有责任。但本次重整方案(草案)中的出资人权力调剂部分,给刘建民、王爱琴保留了15%至30%的股权,一旦重整计划(草案)得到通过,两人连带保障任务即得到了全部罢黜,而且利用15%至30%的股权以及在偿债平台中的安排,依然可能连续实际控制建新集团,控制建新矿业这个上市公司。这对债权人以及建新矿业的广大股民来说,将是极大损害。”

  然而,对于上述债权人的说法,建新集团实际节制人刘建民并不认同,其向《证券日报》记者阐明称,上述债权人所说并没有实质性证据,而且,对于有担保的债务,集团是100%清偿的,而没有担保的债务,在集团清偿8%的债务后,残余的债务将由集团旗下欠债的子公司再进行逐步偿还。

  同时,对于重整筹划保留了刘建民、王爱琴15%至30%的股权一事,刘建民向《证券日报》记者说明称,由于集团比较大,为了便于管理原来的团队,所以才会保留一部分股权。而实际上,在重组后,重组方将失掉70%至85%的股权,并成为集团的控股方。

  破产管理人“无证上岗”?

  《证券日报》记者采访的债权人表示,建新集团破产重整管理人甘肃言中律师事务所在2016年12月6日并不在陇南中院的破产管理人名册中,也不在甘肃高院编制的破产管理人名册之中,陇南中院在本案之前就不编制过破产管理人名册。实际上,陇南中院是于2017年2月17日在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发布了《陇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编制破产案件管理人名册的布告》,并且于2017年6月1日在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下发《对于<陇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企业破产案件管理人初审名册>的公示》告诉,将甘肃言中律师事务所等4家律师事务所纳入了破产管理人名册。

  据理解,2016年12月2日,陇南市中级公民法院受理甘肃建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并于2016年12月6日以(2016)甘民破字1号决定书,指定甘肃言中律师事务所担当建新集团破产重整管理人。

  上述债权人认为这是“先上车后补票”的行为,应该从新对管理人进行摇号选举。

  有律师剖析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指定管理人的规定》第1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企业破产案件应当指定管理人。除企业破产法跟本规定另有规定外,管理人应当从管理人名册中指定。”第16条规定:“受理企业破产案件的人民法院,普通应指定管理人名册中的社会中介机构担负管理人。”第20条规定:“人民法院畸形应当依照管理人名册所列名单采用轮候、抽签、摇号等随机方式公开指定管理人。”

  诚然有债权人对建新集团破产重整的管理人资格提出异议,但刘建民认为管理人的选取是合法的,其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管理人是由法院选取的,其与建新集团并无关联。

  会议表决疑存暗箱操作

  除了上述问题外,另有债权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破产管理人为了推动通过建新集团的重整方案堪称是‘殚精竭虑’,债权人会议的表决存在重大问题。”

  据会议资料《表决须知》第2条表决规矩第1款以及《甘肃建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债权表决票填表解释》第3条载明:“表决看法栏填写‘弃权’或不填写内容的,视为同意表决事项。”会议资料《表决须知》第2条表决规则第4款以及《甘肃建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债权表决票填表说明》第7条:“会场不能表决的债权人,会后填写表决见解的需于2017年10月13日前将表决票提交管理人办公室,如不能按期提交的,管理人将视为该债权人同意表决事项。”

  记者采访的行业律师表示,上述会议采取的是“默认表决制”,不表态即视为同意。这种表决方式是违反法律划定的,引发债权人巨大争议在灾难逃。法律于特定情况对于沉默,拟制其为意思表示,或为不同意,或为同意。默认表决制在没有当时经各方确认的情况下就予以履行,当事人可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

  而对于上述投票表决方式,刘建民以为并无问题,其认为,债权人既“不反对”又“不弃权”,那就只能算为同意了。

  此外,有债权人向记者表示,“债权人会议的表决过程不拘一格,会名义决、会上表决、会后表决,多种方法并行,表决结果怎么可能公然、公正、公正!”

  据懂得,管理人于会议开始前,在未出示任何表决票原件的情况下,口头暴露已有11家个人或机构进行了表决,表决结果为“6票通过、5票反对”。债权人表示:“咱们认为此11份会前表决票应为无效。本次表决所依据的文件,在会议期间已作出调解,与9月4日会议告知下发时随附的版本并不一致,这11家债权人依据不同版本文件作出的表决结果怎么能计入最终的表决结果当中呢?”

  参与过破产重整的资深律师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些场外的投票不应当被认定为有效,统计结果也不能径直统计为‘同意’。浮现这种情形,象征着债权人很可能在债权人会议前对这11家债权人有过私下许诺、利益输送的行为,这须要进一步考核核实。如果确实存在侵害其余债权人利益的不法行为,应当予以追责;涉嫌刑事犯罪的,应该及时移送存在侦察权的侦查机关处理。”

  对上述债权人的质疑,刘建民表示恳求该债权人提出证据来证明,其表示,加入会议的债权人除了当场投票的人不用盖章外,会落伍行投票的债权人皆需要盖章,而不参加会议的债权人则被算为放弃表决权。

  据《证券日报》记者整理债权人举报的材料发现,在债权人表决表格中共计有83位债权人,其中一般债权人73家,绝大多数普通债权人投票不同意重整方案。但值得留神的是,有个别普通债权人同意了只有8%了债款的计划。

  对此,有知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吐露称:“那些投同意票的个别债权人有可能与建新集团、刘建民达成了私下交易。根据破产法的规定,吴川报喜:1月税收增加31.56%,假如债权人会议两次投票均未通过重整方案,方案又不具备法院强裁通过的条件,那最后的结果就是破产清算。方案中评估的建新集团持有的建新矿业股票作价每股7元多,当初是每股10.95元,即使进行清算计帐折现也比重整方案的金额多。由此可见,他们背地很可能另有交易。”

  事实上,对此次投批准票的债务人,刘建民表示并不否定有暗里交易的行动,其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现,团体进行重整也是为了今后能够继续存续下去,而有的债权人投赞成票也是渴望集团可能越来越好,并且有才干偿还所有的债权。

  (矫月)